您的位置:

首页> 乱伦小说> 海之谜

海之谜 - 海之谜

  「妳今天给我说清楚!阿吉他到底是谁的孩子?」

  男子不断挥舞着手中的菜刀,面红耳赤的对着面前的女人疯狂咆哮着,女子
满脸的泪痕,低着头不停哭着,也许是知道事情已经无法隐瞒,遂对着男子说出
隐瞒已久的秘密……

  由于从事远洋捕渔的关係,林火旺跟林春生这对父子常常一出门就是几个月
到半年的时间。虽然工作辛劳,不过对他们来说,只要能够捕到大鱼、卖个好价
钱来养家活口,那一切的努力都值得了。

  三年前,火旺在一次的作业疏失中不慎伤了右脚。因为船上的环境恶劣,加
上天性豪迈的他想说跟以往一样随便擦点药就好了所以并没有特别的去在意,结
果没多久后伤口恶化,使得火旺染上了破伤风。

  后来,火旺虽然保住了一命,但是右脚从此便不良于行,走起路来一跛一跛
的,当然也就无法再回到船上、继续捕鱼了。不过幸好还有儿子春生能继承这留
传了好几代的祖业,火旺笑着说就当自己提早退休好了。

  不再捕鱼后,火旺便跟着媳妇丽珠、孙子阿杰一起住。

  火旺的媳妇丽珠,今年二十五岁,虽然个头娇小,但是做起事来手脚非常勤
快,常常都是第一个起床、最后一个睡,而且在那个重男轻女的时代,丽珠还头
一胎的就帮他们林家添了个男丁,乐得火旺高兴的合不拢嘴,传宗有望外还笑说
春生不知哪修来的福气可以娶到丽珠这样的好老婆。

  不过因为家境不是那幺的好,春生买不起新衣给丽珠,但是丽珠却从来没有
抱怨过,总是笑着说,穿旧的衣服就可以了,不用买新的,再说买新衣的钱,不
如留给孩子,以后好上学读书,这话让春生相当的窝心,下定决心一定要捕到大
鱼,让一家都能过好日子。

  也因为这样,丽珠总是穿着自己或春生的旧衣,虽然没有说破的离谱,不过
一洗再洗下,有些领口是鬆垮垮的、有些衬衫连扣子都扣不紧……

  一天,丽珠在床上餵着阿杰喝母奶,看着阿杰吸到睡着,丽珠不禁也睏了起
来,稍微的整理一下衣服后,丽珠跟着也睡了。没多久后,出门拜访朋友的火旺
回到了家中,想说拿着朋友给的些青菜及肉类要丽珠今晚煮些好的,才来到丽珠
房间,火旺就呆住了。

  为了哺乳方便,平常丽珠都是穿着春生的衬衫里面不穿内衣(打开扣子就可
以餵了,不用像T恤一样要整个掀起)。今天也是一样,不过可能因为翻身的关
係,使得原本就不牢靠的扣子一下就开了好几颗,加上房间靠窗,春进来的风就
这幺刚好的把丽珠的衣服往两旁掀开,露出了她小巧却坚挺的乳房,加上诱人的
睡姿,房间内顿时变得春色无边。

  由于早年丧偶,火旺不知道有多久没看过裸露的女人身躯了,现在眼前突如
其来的春色场景叫他怎能不兴奋?放下手边的东西后,火旺来到床边,仔细地端
详着媳妇的酥胸。

  因为哺乳的关係,丽珠的胸部相当的饱满圆润,顶端的身色乳尖也因为阿杰
长时间的吸吮变的相当的大,感觉就像颗白皙的馒头上摆了粒樱桃般随着丽珠的
呼吸有节奏的挑逗着火旺。

  火旺看得慾火难耐,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不管眼前的女人是自己的媳妇,
正想伸手抚摸时,丽珠却因为火旺呼吸声而被吵醒。

  才一张眼,丽珠发现自己的衣衫不整、整个奶子都跑了出来,又看到有人蹲
在一旁盯着,直觉之下赶紧拉起衣领、大叫了一声。

  「别叫,是……是我啦!」火旺连忙站了起来,要丽珠看清楚。

  「原来是爸啊!有……有什幺事吗?」丽珠看清楚原来是公公后鬆了口气,
不过感觉受得惊吓不小。

  「没……没有啦,我不知道妳在睡觉,本来想跟妳说我拿了点菜回来,晚上
可以让妳煮顿丰盛的而已啦!」火旺拿起袋子给丽珠看证明自己的话。

  「喔!好,我知道了。」丽珠接过袋子后,火旺就离开了。  

  之后,虽然公媳两人还是过着跟平常一样的生活,不过,从那天起,火旺开
始注意起丽珠的身体,常趁丽珠做事弯腰的时候往衣领间瞧外,不时也会在她洗
澡的时候直接在窗外偷窥着。

  当然丽珠自己也知道最近火旺常有意无意的盯着她的身体看,不过毕竟火旺
是春生的爸爸、自己的公公,怎好意思跟人说他偷窥,只好默默的忍受下来。
  
  一天晚上,火旺因为跟朋友喝酒到了半夜才回家,本想上床睡觉,却听到隔
壁丽珠的房间里传来了声音,先不管是不是做了恶梦,在好奇心驱使下,火旺蹑
手蹑脚的悄悄打开她的房门往里头看,惊讶地发现丽珠正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
一手抚摸着胸部,一手抠着小穴,怕吵到一旁的小杰,拼命压抑着自己的音量,
但还是忍不住的发出微微的呻吟声。
  
  看到如此冲击性的画面,加上平常早觊觎丽珠的胴体已久,火旺再也忍受不
住满腹的慾望,凭藉着酒意,火旺大胆的脱下裤子后来到丽珠的床边,趁丽珠来
不及反应,迅速的扑到她的身上。

  「唔……唔……」怕丽珠大叫惊动邻居,火旺用手摀住她的嘴,不明白发生
什幺事的丽珠只能摇动着身体挣扎。

  「丽珠,阿爸忍耐不住了,一次就好……把妳的身体给我吧!」火旺粗鲁地
用着长满粗茧的手不停搓揉着丽珠娇嫩的乳房,并一面握着自己的发涨到快爆炸
的肉棒顶着她的小穴口。

  「不行!阿爸……我们不行这样啦……求求你不要……不要!呜……」丽珠
激动的摇着头拒绝,想将火旺推开,但力气哪比得上他,还来不及反抗,火旺就
把粗大的肉棒直接插入了她的体内。

  「啊……」不知多久没跟女人做爱了,火旺在插入丽珠的体内后舒服的闭着
眼、仰着头地呻吟着,虽然丽珠还是手脚并用的挣扎着,不过现在的火旺就像一
头髮情的野兽,在没有彻底的发洩前是不会停止动作的。

  接着,火旺慢慢的抽插了起来,一面熟练地做着男女交媾时的动作、一面不
断地搓揉丽珠的乳房及奶头,没几下就让丽珠喷出了大量的奶水,看得火旺更是
兴奋,毫不犹豫地就把丽珠的奶头直接含入口中用力地吸吮着。

  因为春生长久不在家的关係,独守空闺的丽珠其实相当寂寞,正值年轻的她
对性也是有需求的,加上长时间跟火旺相处在一起,丽珠早已对他产生了不少情
愫,现在火旺强暴她也许是最适合的方式。渐渐地,丽珠也不再抵抗了,抱着像
个孩子一样吸着自己奶水的火旺,配合着他的挺进不断地扭动着腰部。

  「丽珠……啊……」受到丽珠的鼓励,火旺更卖力地冲刺着肉棒,不过他大
概忘了自己很久没做爱了,没多久后就受不了小穴给予龟头的刺激,一口气地将
累积已久的精液全射入了丽珠体内。

  有时候,事情说开来就好办了,火旺跟丽珠也是一样。在这件事之后,两人
虽然在白天还是一样维持着公媳的关係,不过一到夜晚,却变得像夫妻般一般的
甜蜜,每晚都不停地做爱着,到最后,两人甚至大胆得在白天趁小杰睡午觉时也
关起门来做爱。

  不过没日没夜的不停做爱,又没有做避孕措施的情况下,没多久,丽珠理所
当然的就怀了火旺的孩子。

  「阿爸……怎幺办?这孩子不能生下来啊!我们去拿掉好不好?」再过一段
时间春生就要回来了,怕被他发现跟公公偷情的事,丽珠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妳疯啦!如果真的去拿掉人家会怎幺说?老公不在还怀了小孩,这不是不
打自招吗?」

  「那……那要怎幺办啦?下礼拜春生就要回来了啦……」无计可施下,丽珠
怕得大哭了起来,看着火旺不停地抽着菸,看着天花板想着对策。  

  「有了!乾脆就这幺办!」忽然间火旺像想到什幺一样,熄了手上的菸,要
丽珠别再哭了。

  「既然春生下礼拜就要回来了,那妳就骗他说想再生一个,把这孩子直接当
成是他的,反正妳现在肚子还不明显,他不会起疑的。」  

  「这样……真的好吗?」

  「不然妳有更好的办法吗?安啦!听阿爸的做,乖。」

  在没有更好的办法之下,丽珠只好无奈地照着火旺的话做,在春生回家的那
天,缠着春生不停地性交,让春生不会怀疑肚子里的孩子其实是他爸爸的。

  出海这幺长一段时间,春生也忍耐了很久,虽然丽珠的主动让春生惊讶,不
过此时满脑子只想发洩性慾的春生可顾不了这幺多,待阿杰睡了后,跟丽珠做了
好几次爱,把这段时间储存的精力毫无保留地全给了丽珠。

  等到结束时,已经是接近清晨了。精疲力尽的春生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因为
下体满是精液的关係,丽珠下了床要到厕所清洁下体,正想说一切都照计划顺利
进行时,却发现火旺站在房门口。

  「阿……阿爸……你怎幺没睡啊?」全身一丝不挂的丽珠看到火旺没睡,有
点吓到的赶紧用手遮着胸前及下体。

  「不用遮啦!阿爸又不是没看过妳的身体……怎幺样?还顺利吗?」

  「嗯……春生现在累得睡着了,应该骗得过他吧!」

  「这样就好……」放心后,火旺开始打量着丽珠的身体,看着遮遮掩掩的她
胯下的肉棒不禁的又抬起头来,抱着丽珠就是一阵狂吻外,手还不断地在她胸前
揉捏。

  「阿爸,不……不要啦!春生起来看到我们就完了!」怕吵醒里头的春生,
丽珠一边压低自己的音量,一边想挣脱火旺。

  「安啦!春生现在睡得像死猪一样,妳不要吵就好!」说完,火旺一面脱去
自己的裤子,握紧肉棒、调整好位置后,朝背对着自己的丽珠下体插入,因为还
沾满春生的精液,丽珠的阴道一点阻力都没有,火旺很轻易地一下就插到深处。

  「唔……」丽珠只能无奈地配合火旺,并紧咬着牙关避免发出声音。

  「怎幺样?阿爸跟春生,妳比较喜欢哪个?」火旺双手捏着丽珠的乳房不停
地用力抽插着,一边在丽珠耳边问着,一边还贪婪地舔着她的耳根。 

  「唉呦!人家不知道啦……春生随时会醒来,阿爸你快一点啦……」

  听丽珠这样说,火旺突然觉得很不是滋味,虽然丽珠本来就是春生的老婆,
不过这段时间里,他们公媳间可比夫妻还亲密,不自觉的嫉妒起自己的儿子来,
于是拼了老命粗暴地肏着丽珠的小穴。

  「唔……啊……阿爸……阿爸……」在火旺不断地加大力道下,丽珠再也受
不了了,挡不住的呻吟声从嘴里逃窜而浪叫了开来,阴道里也不断地大量分泌淫
液、紧缩,要到达高潮了。

  随着丽珠的高潮,小穴里的嫩肉像章鱼的触鬚一样紧紧包覆着火旺的肉棒,
舒服的感觉让他没两下就想射精,抓紧丽珠的屁股后就是一阵狂冲猛刺,最后在
她的小穴深处里喷射出大量的精液。
     
  之后,火旺跟丽珠的计划顺利地进行着,丽珠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被蒙
在鼓里的春生真的以为丽珠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他戴
了顶大绿帽。

  几个月后,丽珠又帮林家添了个男丁,春生虽然高兴,不过丽珠的产期似乎
比自己预定的还早上许多,让他不禁的起了疑心……
      
  「这孩子是早产嘛!有什幺好奇怪的?」

  春生最后还是忍不住的问了,不过从丽珠或火旺的口中得到的答案都是因为
早产的关係才会跟预产期不一样,加上自己又不是很懂这方面的事,最后只好不
了了之。

  春生不再起疑后,丽珠跟火旺终于鬆了一口气,虽然还是一样趁着春生出海
时偷情,不过后来的丽珠怕重蹈覆辙而又怀了火旺的孩子,在生了二儿子阿吉后
没多久就请医生装上避孕器,这样一来,无论火旺再怎幺内射也没关係了。

  「春生啊,我要跟你说件事,不知道方不方便跟你说?」

  两年后,一次春生跟朋友喝酒、喝到正茫的时候,不知怎的,友人阿俊突然
语带玄机的跟春生讲着,春生本来以为阿俊又要跟他借钱去签赌而要回绝他时,
却听到了令他顿时晴天霹雳的消息。

  事情发生在某一天,好赌的阿俊又赌输了不少钱,想说春生应该回港了,便
想说上他家找他借钱回本。到了春生家后,阿俊见门没锁,于是推开了门就走了
进去喊着春生的名字,不过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于是便逕自的走向房间里头看
有没有人在。
  
  不看还好,一看可吓坏了阿俊。

  阿俊看到火旺与丽珠两人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拥在一起,一旁还有擦拭
过的卫生纸,看来好像刚办完事,现在正累得呼呼大睡中。怕打草惊蛇,阿俊赶
紧蹑手蹑脚的退出了房间,一直到春生回港了才跟他提起。

  「不可能!不可能的!丽珠不可能会做这种事的!你跟我开玩笑的对吧?」
春生激动地摇着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听到的。

  「干!你阿爸给你戴了顶大绿帽耶!这种事能开玩笑吗!这是我亲眼所见,
信不信随你!」阿俊说完后便走了,留下春生一人在小吃摊沉思着。

  『难怪阿吉这幺早就出生了……难怪他跟阿爸这幺像……难怪有时候会听到
阿吉叫他阿爸……』

  春生心里盘旋已久的问题终于都有个解答了,忿怒的他拿了小吃摊的菜刀直
奔家里,开了门后就直接对着在客听里的丽珠大吼。

  「贱人!妳是不是趁我出海的时候偷人了?」春生挥舞着手中的菜刀,脸红
脖子粗的大声咆哮。

  「我……我哪有!你在发什幺酒疯啊?」春生突如其来的举动让一旁的两个
孩子都吓哭了,虽然丽珠自己也害怕,不过还是本能地用身体挡在孩子前面,怕
菜刀会伤到孩子。

  「干你娘勒!妳别想骗我?我都知道了,妳跟阿爸有一腿对不对?偷别人就
算了,妳竟然跟自己家人发生关係?妳要不要脸啊!?」

  「我……我……」

  「妳今天给我说清楚!阿吉他到底是谁的孩子?」 

  「你先冷静点……整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忍不住,强暴她的……阿吉……
是阿爸的种……」听到春生大吼大叫,火旺赶紧冲出客厅后护着丽珠说着。

  「阿……阿爸……」眼见火旺都承认了,丽珠知道事情无法再隐瞒下去了,
泪流满面的对着春生说出所有的事发经过,祈望得到春生的原谅。

  虽然春生听得是火冒三丈,恨不得一刀砍死眼前的两人,但一想到他们一人
是自己的父亲,一人是自己的至爱,春生就无法下手,仰天长啸一声后,丢弃手
中的菜刀,头也不回地离开家里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